• 陈昌浩为政治委员

    2019-07-24 13:21:52

    (1901年11月8日至1990年9月21日),原名徐象谦,山西五台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 1932年底至1933年2月,红四

      (1901年11月8日至1990年9月21日),原名徐象谦,山西五台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

      1932年底至1933年2月,红四方面军创建了川陕革命根据地。为解决地图资料缺乏的问题,总指挥亲自找团长徐深吉谈话,调其到总指挥部任参谋,并手把手地教他绘地图。徐深吉边学边绘,终于调查绘制出包括八县的地形略图,对巩固和扩大川陕革命根据地起到重要作用。

      1932年底至1933年2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先后攻占四川北部的通江、南江、巴中县,创建了川陕革命根据地(苏区)。接着,又粉碎了川军发动的“三路围攻”,在川北站稳了脚跟。1933年7月上旬,部队进行了整顿扩编,由4个师扩编为4个军(第4、第9、第30、第31军);成立了方面军总指挥部,为总指挥,陈昌浩为政治委员。

      1933年7月的一天,红四方面军总指挥亲自找曾任过团长的徐深吉(1910年1月31日至2000年8月8日,湖北黄安人,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师长、军分区司令员,新中国成立后任北京军区副参谋长、空军和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想调他到总指挥部当参谋。徐深吉当即表示同意,两天后便被任命为方面军总指挥部参谋。

      过了几天,方面军总指挥部从旺苍坝向仪陇、南部地区转移,路过苍溪县东北的一个村庄宿营。晚饭后,找徐深吉谈话,首先谈了如何当好参谋的问题。说:参谋参谋,顾名思义,就是在主官意图下工作。平时,传达主官对部队管理、教育、训练等工作的命令和指示,并进行组织指导和督促检查;战时,对当面和周围的敌情,以及本部队的情况和周围民情、地形、道路等情况,要了如指掌,随时为主官定下决心提供依据。可见,参谋人员的工作很多,责任重大。因此,必须具备谦虚谨慎、埋头苦干、耐心细致的工作作风和敏锐机智的才干,才能当好一名参谋。接着,谈了部队扩编后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敌人新的围攻尚未准备就绪的有利时机,主动进攻,消灭周围的敌人,扩大红军队伍和革命根据地。又谈到红四方面军在反“三路围攻”中,消灭敌人两万多,缴获8000余支,但没有缴获到像样的,部队当前遇到的最大困难便是缺少比较详细的地图。因此,明确徐深吉到总指挥部工作后的主要任务,是绘制西南和东南方向详细的地图。

      听了的谈话后,徐深吉压力很大。徐深吉上过几个月私塾,文化程度低,担心完成不了任务。同时,又暗下决心:边干边学,努力完成任务,决不能辜负徐总指挥的期望。就这样,徐深吉摸索着开始绘地图。徐深吉没有学过测绘,不会测绘,况且实地测绘地图时间也不允许。于是,他便去搜集现成的地图。由于没有经验,徐深吉只找到一些大挂图,比例尺很小,只有县名,没有村镇地名,不能使用。得知情况后,让徐深吉找县志图。于是,徐深吉茅塞顿开,到中小学、图书馆、区公所和读书人家里去找,从县志、报纸、杂志和书籍中找到不少县志图。搜集的范围,从当地开始逐步向周围扩大。但是,徐深吉对图上很多字不认识,而且搜集来的县志图比例尺不一,有的没有标示比例尺,无法拼接,困难依然很大。

      地图上不认识的字,徐深吉随时记录下来,每天找机会去问或陈昌浩。凭着年轻,记性好,徐深吉问一次就能记住。后来,陈昌浩让徐深吉想办法弄一本字典,学会查字典,就不会有不认识的字了。随后,徐深吉找来一本学生字典,并很快学会查用,成为此后的工具书带在身边,一直带到了北京。对比例尺不明的地图,徐深吉就找当地群众调查,询问县城到某镇有多远、到某村有多远和从某镇到某村距离有多远等情况。为了搞准确,徐深吉对同一个问题都尽量多找几个人询问,然后以多数人说的为依据,来判断地图的比例尺。接着,徐深吉在图纸上按照1:10万比例尺绘出方里线,然后根据调查的情况,将村镇、道路、河流等标绘在图纸上。就这样,徐深吉白天外出调查,晚上绘图。绘图中发现的问题,第二天再去调查核实。徐深吉连续工作了一个月,终于把包括苍溪、阆中、南部、仪陇、营山、渠县、宣汉、万源等8县的地图绘制出来。虽然从图上看不出地形、地物,但较为准确地标绘出大小村镇、河流、道路及里程等情况。

      收入于总参测绘局编印的《踏遍神州—军事测绘回忆录》第3辑的徐深吉回忆录《徐总教我搞地图》。

      看到这幅地图后十分高兴,指示徐深吉再描绘一幅送后方石印厂,日夜加班印出来送往前方部队。不久,红四方面军各军用上了徐深吉绘制的8县地图。自1933年8月中旬起,红四方面军利用徐深吉绘制的地图制定战役计划,乘四川军阀之间矛盾,集中主力,连续进行了仪(陇)南(部)、营(山)渠(县)、宣(汉)达(县)三次进攻战役,解放了宣汉、达县、万源三座县城,缴获了川军经营的兵工、被服、造纸、印刷等工厂的成套设备,使川陕苏区向东扩展约150千米,与川东游击根据地连成一片。特别是在宣达战役中缴获的地图,送后方石印厂复制后发放部队使用,对行军作战起到重要作用。

      期间,红四方面军各军根据的要求,到1934年6月完成属区交通图的调查绘制,然后由方面军总司令部综合绘制成《川陕苏区路线图》,其范围包括四川通江、巴中、旺苍、广元、昭化、剑阁、达县、宣汉、万源、城口和陕西镇巴等11个县,印刷后发到各师,深受部队欢迎。

      此外,红四方面军在离开川陕苏区前,还通过地下工作人员阎揆要,从军第17路军杨虎城部的赵寿山处买了一套川北、陕南的1:30万地形图。这些地图,在红四方面军后来北上与中央红军会师中,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