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着信息化战争时代的到来中国军事发展将走向

    2019-04-29 13:28:47

    信息时代的战争是相对于工业时代及其之前的战争而言的,信息时代,战争类型以信息化战争为主体,但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仍有机械化战争形态存在;信息化战争是军事、政治、外交、

      信息时代的战争是相对于工业时代及其之前的战争而言的,信息时代,战争类型以信息化战争为主体,但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仍有机械化战争形态存在;信息化战争是军事、政治、外交、科技、经济等因素的一体战,军事领域的交战是主体,其总的形式是信息中心战,同时要以政治、科技、外交、经济领域的斗争相配合;信息中心展示贯穿信息化战争全过程的战场作战形式,但在信息化战争发展的各不同阶段又有其特殊的作战形式,在数字化阶段,主要作战形式是协同性联合作战,在网络化阶段,主要作战形式是一体化联合作战,在智能化阶段,主要作战形式是智能化一体战;信息中心战强调以信息化作战为核心,但不排除非信息化作战行动的辅助作用,它的基本思想,将通过多种作战样式来体现,包括信息作战、信息火力战、太空战、特种战等。这些思想在后冷战时代的战争中开始得以体现。

      中国军事思想家刘戟锋认为,科学技术应用于军事领域,必然导致新型作战力量的兴起。新型作战力量代表着军事技术和作战方式的发展趋势,是军队战斗力新的增长点。新型作战力量建设是提升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国际军事竞争和现代战争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当前,要把新型作战力量建设作为提升我军战斗力的新的增长点,重点发展战略预警、军事航天、精确打击、防空反导、远海防卫、信息攻防、战略投送等新型作战力量。总结历史的经验可以看出,新型作战力量得以强劲兴起,前提是高新技术的军事应用;新型作战力量得以健康发展,前提是军事决策的高瞻远瞩;新型作战力量得以正确使用,前提是不拘一格的理论创新。新型作战力量投入战争,往往能达成守正出奇的效果。

      有鉴于此,中国的军事战略方针发生了巨大变化,具体而言,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仍然坚持积极防御的基本精神,同时又丰富和拓展了其时代内涵。一是转变原来立足应对敌人“早打、大打、核战争”的做法,提出把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放在打贏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上,后又进一步明确聚焦于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上。二是突破了原来主要是应付侵略战争且主要是战争初期战略指导的局限,提出了保卫国家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维护祖国统一和社会稳定,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提供强有力的安全保证的战略任务。三是根据战争威胁的重大改变,及时调整主要战略方向、主要作战对象,明确了战略对手,使军事斗争准备更具针对性。四是在原来强调赢得战争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了遏制战争的思想.在战略指导上突出遏制危机、控制战局、打赢战争、维护和平。五是在基本作战思想上突破机械化战争模式的束缚,提出了符合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基本规律的“体系破击战”的思想。六是着眼实现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贏信息化战争的战略目标,明确了军队现代化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的指导原则,并作出综合判断,即当前和今后一个相当长时期内,敌对我发动大规模地面人侵战争的可能性甚微,而对我实施空海、空天、网空高端战争的危险正在上升;东部战争威胁重于西部战争威胁,海上方向战争甚于陆上方向战争威胁,太空、网络空间战争威胁日益成为现实,境外军事维权乃至有限作战行动几率增大;最严重的战争威胁是强敌挑起的旨在摧毁我国战争潜力以迫我就范的大规模战略突袭,最可能的战争威胁是海上方向的有限军事冲突,最需要重点准备应对的是核威慑背景下海上方向较大规模、较高强度的局部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