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雨雷电!人类真能操纵气象对付敌人吗?丨电

    2019-04-30 14:19:41

    全球军事装备不断更新换代,未来战场越来越充满着科幻色彩。那么,电影里的强悍武器,在现实世界中研发进展如何?在《电影中的军事科技》系列文章中,小编为您梳理了近年热映

      全球军事装备不断更新换代,未来战场越来越充满着科幻色彩。那么,电影里的强悍武器,在现实世界中研发进展如何?在《电影中的军事科技》系列文章中,小编为您梳理了近年热映电影中的那些牛闪闪的武器装备和军事科技。

      在科幻电影《全球风暴》里,人类开发气象卫星网络以控制灾害天气,但被电脑病毒控制的卫星却成为杀伤力巨大的攻击者,香港地陷、东京冰雹、孟买龙卷风、巴西冰封、迪拜海啸等灾难场景逐一出现,一场空前浩劫席卷世界。

      这里展示的就是气象武器的威力。气象武器是指运用现代科技手段,人为制造地震、海啸、暴雨、山洪、雪崩、热高温、气雾等自然灾害,改造战场环境,以实现军事目的的一系列武器的总称。

      实际上,我们不光在科幻作品里才能看到气象武器的身影,早在各种神话故事里,这样的新概念武器就已粉墨登场,所谓“呼风唤雨”就是最直接的描述。上古传说中,蚩尤跟黄帝鏖战于涿鹿,两军胶着,不分胜负之时,蚩尤张开大口,喷出滚滚浓雾,三天三夜不散。后又向风神雨神求援,刮起狂风下起大雨。这大概要算是最早对气象武器的描述了。

      “气象与战争密切关联。回顾人类战争史,无论军事技术和作战样式如何变化,战争都要受到气象因素的影响。从三国时期诸葛亮草船借箭‘借东风’的故事,到元朝征伐日本时遭遇的‘神风’,再到二战期间英法盟军敦刻尔克的大撤退,气象因素对战争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影响。”国防科技大学张煌博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然而,这并不属于气象武器的范畴,因为在当时,人们并不能主动改变气象因素。直到进入20世纪以后,伴随气象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以高技术手段影响、控制气象环境,研发改变天气的‘气象环境武器’才从理想逐渐变为现实。人类在战争中有意识地控制气象条件,打击敌人、保护自己的例子日益增多。”

      记者了解到,现代人类已经可以逐渐控制气象,如人工降雨、人工干旱、人工造雾等等,而毫不例外这样的科技进步也被用在军事上。

      在越战中,美军为了封锁越军的重要补给线“胡志明小道”,用飞机进行人工增雨,大约进行了2600架次的飞行,撒布了47000余个碘化铅和碘化银装置,耗资160万美元。瓢泼大雨使得道路泥泞不堪,地面车辆行驶困难,物资运输能力下降到十分之一,美军的气象作战取得了明显成果。

      去年,媒体还爆料俄罗斯正在美国海岸附近埋下“休眠”核弹。一旦爆发战争,俄罗斯就会引爆这些核弹,引发海啸席卷美国大部分海岸。且不论消息真假,但这确是不折不扣的气象武器。

      “现阶段,常见的气象武器、气象控制手段主要体现在气象伪装、气象清障、气象侵袭以及气象干扰四个方面。”张煌介绍,从原理层面来看,气象伪装是通过人为制造特殊气象环境,达到隐蔽己方作战目标和军事行动的目的。气象清障是运用人工气象干预,消除风、霜、雪、雨等天气障碍,为已方作战行动提供晴好天气的支持。气象侵袭是利用气象环境武器,人为制造恶劣天气,破坏敌方战区内的自然环境,达到削弱敌方目标的行动能力、限制敌方作战实力、打击敌有生力量的目的。气象干扰则是运用气象手段,对敌方武器装备的正常运行实施干扰,人为制造混乱局面。

      “鉴于气象武器无区别的毁伤力,联合国多次重申禁止研发气象武器的立场。早在1977年,联合国颁布《禁止将影响气候手段用于军事目的公约》。此后,在1992年出台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中,联合国再次重申了全面禁止研制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气象武器的立场。但是,据部分外国媒体报道,少数西方军事强国,打着气象技术和平利用旗号,实质上可能在进行气象武器的军事研发。”张煌告诉记者,如西班牙《起义报》曾刊出题为《气象战:警惕美国的军事试验》的长篇报道,认为美国空军设在阿拉斯加的“高频主动极光研究项目”(HAARP),存在气象技术武器化研究的可能性。

      电影《全球风暴》中,原本应该保卫地球的系统却出了错,气象灾害轮番上演。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防范这种情况的出现?

      “针对少数国家、少数军队可能利用气象武器制造技术突袭的现实威胁,我们应该成立国际性专项监督核查机构、完善法律制度,同时构建全球治理体系。”张煌认为,“比如,可以借鉴国际核武器核查机构的经验,在联合国的框架下,组建监督核查气象环境武器的权威机构,评估气象武器实验和使用的政治风险、军事风险、生态风险、社会经济风险,对制造和使用产生大规模杀伤的气象环境武器的行为进行制裁。还可以明确气象环境武器作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实施管制的理念,在全球范围内最广泛的吸纳治理主体,对气象干预技术和气候环境武器实施管控,构建全球范围内相互约束的治理框架。”